当前位置 : 造句网 > 对联 > 对联故事 > 今古绝联之我对

今古绝联之我对

更新时间:2024-06-22 11:06:30

绝联,指的是有上联而无人对出下联,或者是有下联无人对出上联。古往今来,有多少奇联绝对,至今还是孤家寡人,无有配偶。小生不才,平时喜欢摆弄文字,偶得几副绝联,一时技痒,也想小试牛刀。且将拙对掂出亮相,供各位老师品头论足。如有高见,望不吝赐教,我当洗耳恭听。

今古绝联之我对

且说有一天,我到马海泉老师家中求教一个问题,谈论间,知道我喜欢对对子,便对我说:有一个对联故事,说的是古时候有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子,刚过门不久,男人便因病死去,使她年轻轻地就成了一个寡妇。在霜降哪天晚上,她一个人躺在床上,孤灯寒窗,无限凄凉,辗转翻覆,不得入眠,不由悲情大发,口吟一联:

霜降降霜,孀妇独眠双脚冷,

此联一出,细细琢磨,却再难对出下联。她苦思冥想三年,终无结果。

一日,其舅父来家串门,谈话间说起让她再嫁之事,她灵机一动,心想:我何不以对联招婿。一来可以显显自己的本领,二来也好找一个才华出众的郎君,三来也能给上联求个配偶,岂不是一举三得。主意一定,便向舅父说明了自己的心事。舅父也是个读书人,听外甥女说完,连声称妙。

第二天,此女便把那副上联用大红纸抄写工整,贴在了家门口,并言明,如有能对出下联者,不论年龄相貌,只要对方同意,将情愿与之结为百年之好。

此榜贴出仨月有余,也曾有不少老秀才,老学究来应对,也好交上桃花运。不想他们绞尽脑汁,搜肠刮肚也对不出下联来,只好望洋兴叹,悻悻而归,一时成为绝对。女子无奈,只好寡居一生。

故事讲完,马老师又说:这是我小时候就听说的一条上联,也曾试着对了好长时间,终因俱不理想而放弃了。

我一听完,眼睛一亮,来了精神。马上把那条上联择录下来,连看三遍,沉思良久,难得一词。我抬头对马老师说:“给我三天时间,好歹给你个回话。”说完,起身告辞。

回家后,我搬出皇历,翻遍词海,一无所获。偏偏我爱上个歪脖树,不得目的,不肯罢休。因此,终日神魂颠倒,茶饭不香。

晚饭后,我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,听到街上有人说话。仔细一听,原来是邻居的一位老兄,因妻子去世,自己独身一人甚是孤单,正在和邻里回忆与老伴一起生活时的美妙时光。听着他的叙述,我突发灵感,思得一下联:

忆思思忆,遗男孤枕一身寒。

此对从格律上还算说得过去,后半句“遗男”对“孀妇”,“孤枕”对“独眠”,“一身寒”对“双脚冷”,倒也工整。只是上半句“忆思思忆”对“霜降降霜”有些牵强。诚请各位同仁和老师指正。

第二条上联说的是古时候有九个文人相伴云游四海,他们白天游山玩水,晚上饮酒赋诗作对,每次都大醉而眠。

有一次,酒至半酣,其中一人乘着酒兴,吟出一上联让大家来对。他的上联是:

九州走久,九名男子酒中泡;

其余八个人一听,个个跃跃欲试,但最终无一人对出。此联传开后,许多文人墨客争相应对,终因不得工整而作罢。以至于成为绝对,悬挂至今。我观此联后,琢磨半天,难得佳句。中午,我坐在门前闲谈间,看到马路上有三个女孩子打着伞,在阳光下边走边说笑着。我心中一动,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下联吗。马上联从口出:

三夏下山,三个女人伞下藏。

此联一出,颇为得意,自忖与上联相对,无论从格律、对仗到意境,都不失为一个好联。当我把此联拿去与马老师探讨时,果然受到他的夸赞。

第三个绝对是说在明朝时,某地有翁婿二人皆有文才,经常到一起作诗联对。一日,婿到岳家,岳父原来不打算留女婿吃饭。不想天公不作美,偏偏下起了大雨,真是客不留人天留人啊!岳父无奈,便想为难一下女婿,只见他提笔写下五个古人名字:大禹、孔子、周公、杜甫、刘禹锡,要女婿以此撰一联,否则,冒雨走人。

谁知女婿才思敏捷,稍加思索,便提笔写道:

下大雨,恐中泥,鸡蛋豆腐留女婿。

这句话的谐音是:夏大禹、孔仲尼、姬旦杜甫刘禹锡。岳父听后,大为赞许,高高兴兴地留女婿吃了一顿丰盛的酒饭。不过,这上联流传于世几百年,至今未有工巧的下联,又成了绝对。

但我认为,什么事儿都不是绝对的。况且中华文字和古今名人如银河繁星,岂有绝对之理?于是,我的倔脾气又上来了,在查阅了大量的书籍后,并把自己的亲朋好友的姓名罗织一遍,终于对出了下联:

刮小风,手冻破,米麸黄菜送儿媳。

“刮小风”谐音是“郭晓峰”,乃我的朋友。“手冻破”指的是“苏东坡”,乃宋代大文豪。“米麸”指的是“米芾”,乃宋代书画家。“黄菜”指的是“黄巢”乃唐朝末年起义军领袖。“送儿媳”指的是“宋二喜”,亦是我之好友。将他们串联在一起,虽然是古代与如今,名人与凡人的结合,但都是人物名儿,也算是巧合。意境说的是,在一个寒冷的冬天,刮着小风,一个老人用一双被碾米洗菜时冻破的手,将碾的米、麸,榨的黄菜给儿媳送去。意思还说得过去。

对对联,无论是出句还是对句,都应紧扣主题,并富有诗意,要雅俗共赏。且不可俗不可奈,土的掉渣。记得《民间对联故事》中有一个出句上联:

色彩斑斓,无非是赤橙黄绿青蓝紫;

出句所包含的内容,本来是常识,但列入联句中,似乎还隐含着一种哲理。出对者难以续出下联,因此,面向社会征集。我观上联后,经过再三推敲,决定用方位对之。我的应对下联是:

八方定位,不外乎南北东西上下中。

诸位老师,以为然否?

另有一联,是浙江的一位联友姜会才,有一天在经过棉花田时,看见棉农背着喷雾器在给棉花喷药治虫。喷雾器喷出的雾气如云如烟,勾勒出如诗如画的田园劳动场面,他触景生情,继而有感而发一下联:

喷雾器喷雾气,写意田园。

下联既成,又想对出上联,怎奈挠破头皮,终无所获,只得求征。我览此联后,也觉得颇为难对,因为“喷雾器”与“喷雾气”是谐音,但词性、结构却不同。要想对出一个俗中有雅的上联,绝非易事。思忖良久,竟有所得。我应对上联是:

拔草锄拔草除,劳神花圃。

此联以农具对农具,以谐音对谐音,以“劳神”对“写意”,以“花圃”对“田园”。雅俗共赏。它的整体是:

拔草锄拔草除,劳神花圃;

喷雾器喷雾气,写意田园。

以上之拙对,实是我一己之见,读者朋友和各位老师如有更绝妙的佳联,请来人来函,我们共同研讨,吟得佳句,方为快事。